• 怡春院期刊
  • 企业资质
  • 资讯中心/Information
    行业资讯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
    不良率集体逆势上升 部分银行消费贷踩刹车

    发表日期:2019.09.04

        34家A股上市银行中,八成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,而争夺正紧的消费贷,资产质量却开始“逆行”——不良率出现集体上升。
      2019年半年报显示,在五家国有大行中,建行、交行两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,比上年底分别上升了0.23、0.97个百分点,消费贷不良率上升了0.35、0.22个百分点;另外,招行、浦发、兴业、平安四家股份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也比去年底上升了0.2至0.57个百分点。
      在刚刚披露完毕的半年报中,上述银行的总体资产质量均出现改观,不良率全部下降,降幅在0.01至0.13个百分点之间。
      “信用卡、消费贷业务竞争加剧,准入门槛有所降低。”银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,经济、金融形势的不确定性、共债风险上升等外部因素,导致消费金融全行业的风险上升。
      随着不良率上升,部分银行已开始踩下消费贷的刹车。半年报数据显示,建行、交行、浦发银行等多家大中型银行,均对消费贷、信用卡透支规模进行了调整,或者压缩了总体规模,压缩最多的超过500亿元。
      消费贷不良率上升
      无论是五大国有行、股份制银行,还是城商行、农商行等,信用卡、消费贷的不良贷款率,都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了上升的迹象。
      在五大国有行中,工行、中行均未单列消费贷、信用卡的资产质量。半年报显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工行信用卡透支余额6287.1亿元,个人不良贷款率0.69%,比上年底下降0.02个百分点;中行在内地的信用卡透支余额4436亿元,减值金额约99.5亿元,减值比例2.24%,比上年底下降0.1个百分点。
      而建行、农行、交行的消费贷、信用卡不良率,均有不同程度上升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建行的个人消费贷、信用卡透支不良率,分别为1.45%、1.21%,比去年底上升0.35、0.23个百分点;农行的个人卡不良率为1.43%,比上年底下降0.23个百分点,但消费贷不良率却上升了0.22个百分点,达到1.03%;交行同期的信用卡透支不良率为2.49%,比上年底上升0.97个百分点。
      上述银行的信用卡、消费贷资产质量,与同期总体情况走势相反。截至2019年6月底,建行、农行、交行的不良率,分别为1.43%、1.43%、1.47%,比上年底下降了0.03、0.16、0.02个百分点。
      上半年,A股八家股份制银行的不良率,都出现了下降,降幅在0.01至0.13个百分点之间,但部分银行信用卡透支的不良率,却不降反升。
      单独披露了信用卡资产质量的股份行中,只有中信银行的信用卡贷款不良率下降,从2018年12月底的1.85%,下降到今年6月底的1.74%,下降了0.11个百分点。
      而招行、浦发银行、兴业银行、平安银行四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,则有一定程度上升。截至6月底,分别为1.3%、2.38%、1.26%、1.37%,比上年底分别上升了0.19、0.57、0.2、0.05个百分点。同期,上述四家银行的不良率,分别为1.23%、1.83%、1.56%、1.68%,比上年底分别下降了0.13、0.09、0.01、0.07个百分点。
      虽然单列消费贷、信用卡不良率的上市城商行较少,但个别银行披露的数据,也反映了这一迹象。上海银行半年报显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该行消费贷不良率为0.89%,比上年底上升0.37个百分点;信用卡透支不良率1.64%,则下降了0.02个百分点。
      “都在找优质资金和资产,零售、个人业务是银行竞争的焦点,大小银行都在大力开展财富管理、信用卡、消费贷业务。”某上市银行中高层人士对第一财经说,由于银行之间竞争加剧,为了争夺客户,导致消费贷、信用卡业务的准入门槛有所降低。
      平安银行在半年报中解释,受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不确定性、共债风险上升等外部因素影响,消费金融全行业的风险有所上升。
      “愿意承担消费贷高成本的客户,资质一般都相对较差。外部环境一变化,他们的风险可能就会暴露。”某国有大行中高层亦称,信用卡透支、消费贷的风险具有关联性,一些借款人可能还涉及网络借贷、民间借贷,风险暴露后,银行卡、消费贷的风险随之上升。
      部分银行踩刹车
      在2019年半年报中,平安银行表示,为了防范信用卡、消费贷风险,该行从2017年底以来,就开始针对共债、高负债以及高风险地区客户采取额度管控、谨慎授信等措施。
      截至2019年6月底,平安银行“新一贷”贷款余额1533.61亿元,比上年底下降0.2%;信用卡应收账款为5109.6亿元,比上年底增长了约8%,但增速同比却下降了19个百分点左右。
      对信用卡、消费贷踩刹车的,并不只是个别银行。同期,工行的信用卡透支余额为6287.1亿元,在全部贷款中占比为10.4%,余额仅增长了约17亿元。
      而建行、交行、浦发银行等多家银行,均对消费类贷款的业务结构进行了调整,压缩了部分业务的规模,且总体规模也有所下降。
      截至2019年6月底,建行个人消费贷余额1682.7亿元,比上年底减少约419亿元;占比1.16%,比上年底下降0.36个百分点;交行信用卡透支余额为4546亿元,比上年底下降了约505亿元;浦发银行、光大银行同期的信用卡及透支、个人消费贷余额,分别约为4396亿、1235亿元,比上年底减少约60亿元、19亿元;宁波银行、贵阳银行的此类业务,也有一定规模的压缩。
      部分银行在压缩规模的同时,也对信用卡、消费贷的业务结构进行了调整,将消费贷转向信用卡,且新增规模也颇为可观。
      建行2019年6月底的信用卡透支余额为6721.5亿元,比上年底增加约208亿元。光大银行同期信用卡透支余额4274.11亿元,比上年底增长6.47%。
      与此同时,部分银行则增加了消费类贷款的投放。中行在内地的信用卡透支余额比上年底增加约325亿元;农行的个人消费贷款、信用卡贷款分别为1656亿、4547亿元,比上年底增加约76亿元、740亿元。招行、中信银行、兴业银行的信用卡贷款余额,分别为6526亿元、4998亿元、3067亿元,比上年底增加约13.4%、13.07%、12.9%;民生银行(5.970, 0.07, 1.19%)的信用卡贷款余额也比上年底增加了6%左右。
      另外,部分城商行也在增加消费贷规模。截至2019年6月底,上海银行、南京银行的个人消费贷余额分别为1634亿元、740亿元,比上年底分别增加60亿元、166亿元左右。
      警惕不良率持续攀升
      “每家银行的情况不同,采取什么策略,要看每家银行的风险偏好、需求。”上述国有大行人士说,各家的资金成本、贷款结构、收入来源各不相同,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。
      业内人士称,总体来说,消费类贷款在信贷资产中的收益是最高的,而有些银行的资金成本比较高,需要通过消费贷保证利润增长,如果消费贷占比不高,增加投放也能让贷款结构更合理。而资金充裕且成本低,以及个人贷款比例较高的银行,控制此类贷款规模,也是正常选择。
      在各类贷款中,个人贷款仍然是银行最赚钱的业务。2019年上半年,建行、农行、交行的个人贷款平均年化收益率,分别为4.73%、4.5%、5.67%,均位居第一。其中,建行、交行的收益率,比上年底上升0.16、0.24个百分点。
      股份制银行也是如此。2019年上半年,招行零售贷款余额约2.24万亿元,比上年底增加约2300亿元,增幅约为10%,而信用卡利息收入271.45亿元,同比增长25.69%;信用卡非利息收入144.94亿元,同比增长48.08%。
      中信银行同期实现营业收入931.5亿元,同比增长14.93%,而信用卡业务收入达到277.93亿元,同比增长19.14%,增速明显超过整体营收增长。同期,平安银行贷款利息收入656亿元,其中个人贷款利息收入456亿元,占比接近70%,平均年化收益率达到7.74%。
      “目前的增长情况是不错的,但现在各家银行都在做消费贷、信用卡,未来是否会面临市场天花板的问题,还需要继续观察。”上述国有行人士说,随着不良率上升,消费类贷持续攀升的风险,也需要引起注意。
      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也认为,今年上半年,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幅度是2015年以来最大的,需要警惕消费贷款快速增长后潜在的共债风险,密切关注不良走势。
    来源: 第一财经